參考消息網12月1日報道 外媒說,中國負責組裝蘋果手機的富士康集團2009年以來已有數十名員工自殺身亡,但其中一位卻因生前留下了大量表達一代人內心糾結的詩作而令全國上下尤為動容。
  據埃菲社11月29日報道,24歲的許立志在9月30日跳樓身亡。他打工的深圳富士康公司是一家台資企業,為蘋果等大型跨國企業組裝手機、平板電腦和游戲機等電子產品。
  報道稱,許立志的死是富士康幾年來頻繁出現的員工自殺事件之一,卻意外地產生了文化上的影響力,因為這個年輕人喜歡在閑暇時間作詩,工廠里的嚴酷生活是他的作品最常觸及的主題。
  他在一首詩中寫道:“車間,流水線,機台,上崗證,加班,薪水……/我被它們治得服服帖帖/我不會吶喊,不會反抗/不會控訴,不會埋怨/只默默地承受著疲憊……”
  許立志死後,他的朋友們決定將他的作品收集起來在網上發表。幾周以來,這些詩作已成為許許多多像許立志一樣進城打工的年輕人的象徵。
  許立志出生在廣東東部的農村,他和上千萬同齡人一樣到城裡找工作,並於2011年進入富士康公司。在最初的作品中,許立志曾表達過從農村進城和從未成年過渡到成年人的艱苦生活對自己造成的影響。他寫道:“車間,我的青春在此擱淺。”
  報道稱,與老一輩相比,中國新一代的年輕人文化水平更高,更受到父母的呵護,在適應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推動下的工廠現實方面也會出現更多問題。
  2013年,許立志在詩中這樣描述自己辛苦工作一天后回到宿舍的情景:“每當我打開窗戶或者柴門/我都像一位死者/把棺材蓋,緩緩推開。”
  據工友透露,許立志曾經多次想辭職去圖書館或書店工作,但一直運氣不好。
  今年年初,他終於決定離開富士康,到蘇州去與女友團聚,但兩人最後以分手告終。
  自殺之前,許立志回到了原工作崗位,死前寫下的《我彌留之際》已經預示了他的結局:“我還想摸一摸天空,碰一碰那抹輕輕的藍/可是這些我都辦不到了,我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所有聽說過我的人們啊/不必為我的離開感到驚訝。”
  報道說,2010年,在媒體紛紛關註深圳富士康公司在短短數周之內就有十幾人自殺之後,公司採取了一系列預防措施,包括提供心理咨詢服務和改善勞動條件,還加裝了窗戶護欄。
  許立志的詩也談到了這些自殺的員工:“一顆螺絲掉在地上/在這個加班的夜晚/垂直降落,輕輕一響/不會引起任何人的註意/就像在此之前/某個相同的夜晚/有個人掉在地上。”
  報道稱,防範措施的確有助於減少自殺事件的發生,但不能杜絕。許立志之死因為詩歌所體現出的苦澀而被不斷放大,也再次提醒人們註意“世界工廠”里流水線上的工人們的艱苦。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許立志
  
  【延伸閱讀】外電:調查稱新生代農民工偏好在大中城市務工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在廣西柳州市魚馬公園,幾名外來務工人員子弟在觀看城市全景(8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黃孝邦 攝
  參考消息網5月13日報道 中國國家統計局5月12日公佈的調查顯示,新生代農民工更偏好在大中城市務工,消費更多,存款更少;這種趨勢可能有助於中國的城鎮化和經濟再平衡。
  據路透社網站5月12日報道,為了促使消費成為支撐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中國政府計划到2020年城鎮化率達到60%。
  報道稱,中央政府計劃逐步放開戶口管理,允許農民工在城市定居,並享有基本社會保障,以釋放其消費能力。
  調查表明,1980年及以後出生的新生代農民工中,在地級以上大中城市務工的比例接近55%,老一代農民工這一比例為26%。
  新生代農民工在外務工的月生活消費支出比老一代農民工高19.3%。
  調查還顯示,80.3%的新生代農民工選擇外出從業。
  據報道,2013年,全國農民工總量比上年增長2.4%至2.69億人,增速低於2012年的3.9%。本地農民工數量增加3.6%,外出農民工數量增加1.7%。
  2013年外出農民工人均月收入比上年增長13.9%,高於2012年11.8%的增速;暗示儘管經濟增長放緩,勞動力市場仍相對緊張。
  (2014-05-13 11:24:29)
  
  【延伸閱讀】南華早報:內地新生代農民工渴望融入城市
  參考消息網9月12日報道 港媒稱,中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公佈的一份報告顯示,新生代流動人口更加年輕,工作地點離家更遠,並且渴望在大城市裡獲得更加穩定的生活。同時,新生代流動人口更有可能舉家遷入城市,並更加具有政治意識,但他們也覺得自己受到孤立,在某些情況下,他們甚至怨恨那些在戶籍制度的保障下有權享有更多社會福利和權利的城市居民。
  據香港《南華早報》9月11日報道,10日發佈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3》稱,鑒於不斷變化的流動人口結構以及一些更加年輕的流動人口的社會和政治訴求,政府需要制定公共政策允許他們享受城市發展的成果,併在尋求未來發展方面享有更加平等的機會。
  中國2012年流動人口數量達2.36億人,意味著每六人中就有一人離家到其他地方工作或學習。報告所稱的“新生代”流動人口平均年齡為28歲,超過一半的勞動年齡流動人口是80後,在20歲之前就已經外出的比例達到75%。
  國家衛生計生委流動人口司司長王謙說:“流動人口不單純是出來掙錢,他們還謀求多方面的發展。”王謙說:“新一代流動人口對於生活的要求在增多,政治參與意識也在增強。總而言之,就是他們融入城市的願望更強烈。”
  王謙表示,新生代流動人口不像過去老一代人隻身外出務工,掙一些錢就回家了,現在的基本趨勢是舉家遷入新城市。他說:“我們所有的工作都應該圍繞著這個基本趨勢來做。”
  新生代流動人口中有一半已經結婚,幾乎所有已婚人口都會與其核心家庭成員在流入地共同居住。通常情況下,夫妻首先流入,再把全部或部分子女接來同住。但報告稱,目前的政策仍更加關註個人而非家庭的需求。年輕一代流動人口依舊面臨挑戰。
  該報告稱,超過七成流動人口住在租賃的房屋或宿舍里,這些住所不僅空間狹小,而且缺少基本生活設施,例如廚房、衛生間和自來水。
  流動人口子女通常可以就讀公立小學和中學,但由於資源有限,他們無法進入公立幼兒園。大多數人也無法在居住地參加大學入學考試。
  報告還暗示流動人口將面臨更多問題。該報告指出,由於戶籍制度的限制,流動人口很難參與當地城市的社會和政治生活,這削弱了他們的歸屬感。該報告說:“一些流動人口多於城市居民的地區在促進社會和諧和穩定方面存在更多風險。”
  (2013-09-12 07:23:00)
  
  【延伸閱讀】民革中央:幫助新生代農民工解決婚戀問題
  中國臺灣網3月14日北京消息調查顯示,目前80後、90後“新生代農民工”已占到農民工總量的60%,其平均年齡為26歲,其中80%處於未婚狀態。針對目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中存在的婚戀難、夫妻兩地分居、子女教育等問題,民革中央向全國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提交提案,建議創新社會管理,幫助新生代農民工解決婚戀問題。
  提案指出,目前新生代農民工在婚戀上存在一些困難。一是婚戀配對的“男高女低”模式導致新生代農民工難以找尋合適配偶。由於經濟基礎差,男性不得不將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將婚戀問題暫時擱置。
  二是城市工業區規劃設計不合理,區域內部男女比例失衡,使未婚新生代農民工難以找尋合適配偶。同時工業區的醫療、交通和住房等配套缺乏,導致已婚農民工家庭安置困難,夫妻兩地分居現象普遍。
  三是新生代農民工由於沒有所在城市戶籍,無法享受城市居民同等福利待遇,其子女教育成為一大問題。
  提案建議,政府應對各企業、工廠加強監督,嚴格執行8小時工作制,讓新生代農民工有足夠的空閑時間來休息、娛樂並考慮婚戀問題。規範企業強化勞動合同的長效機制,使企業與農民工在勞動合同中儘量建立長期的勞動關係,並全面落實流動人口勞動保護措施,幫助新生代農民工實現穩定就業與生活。
  同時,應積極穩妥推動戶籍制度改革,逐步將新生代農民工納入城市社會保障體系的覆蓋範圍,為他們的戀愛婚姻提供堅實的制度保證。各地政府在工業區的規劃和建設中應融入社區建設理念,建設行業多樣、基礎設施齊備、男女工種比例趨於平衡的“工業社區”,擴大新生代農民工的交友空間和擇偶機會。
  此外,提案還建議,政府、企業、群團組織和各類社會組織應發揮各自優勢,針對新生代農民工的心理需求,開展相關的心理健康教育和輔導,幫助新生代農民工樹立正確的婚戀觀、培育健康的婚戀心理。(中國臺灣網記者扶海濤)
  (2013-03-14 17:10:22)  (原標題:外媒:90後“打工詩人”之死意外產生文化影響力)
創作者介紹

justice

hw38hwvd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