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多人兒時的記憶里,都有一條河流相伴。夏天游泳、冬天溜冰,河流帶給他們的是難忘的記憶。然而,近些年來,不少河流因污染而被廢棄。近日,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民意中國網和手機騰訊網進行的一項調查(40039人參與)顯示,69.2%的受訪者表示最近10年自己所在地的河流被污染了。96.2%的受訪者希望身邊能有一條可以游泳的河流。受訪者的地區分佈為:一線城市(7.6%)、二線城市(11.6%)、三線城市(16.2%)、縣鎮(19.8%)、農村(44.8%)。
  87.6%的受訪者表示河流的變化對生活影響很大
  你所在的地方還有清澈的河流嗎?調查中,47.4%的受訪者表示沒有了,30.7%覺得比較少,還有19.4%的受訪者覺得比較多。對於過去10年裡河流的變化,69.2%的受訪者表示被污染了,還有人認為河流“變細了”(10.1%)、“斷流了”(9.6%)、“被填埋了”(7.4%),僅有2.8%的受訪者覺得“仍然很清澈”。
  80後的鄭超文出生於重慶一個小鎮。因為小時候家後面有條小河,他的記憶里有很多無法替代的歡樂。那時透過河水可以清楚地看見河底圓潤的鵝卵石。一到夏天,他和小伙伴就相約去游泳、捉魚。然而,近年來,小鎮註重發展工業,周邊農村人口大量涌入,小河也一天天臟起來。“以前我們在小河中游泳,大人在河邊洗菜、洗衣服,現在這些場景再也沒有了。有的只是堆滿各種垃圾、發黑髮臭的河水,人們都離小河遠遠的,直接用‘臭水溝’稱呼它了。”鄭超文談到小河的現狀很是惋惜。
  在蘇州一個小鎮長大的戴海明(化名)回憶,他家房後原有一條水流挺急的小河,水也很清,但自從周圍人家搞起印染之後,這條河先是被污染,後來流量也明顯減少。“枯水期甚至會幹涸,這時就只能看到裸露的河床,而且枯水時間有變長的趨勢。周圍的人甚至都想把它填掉。”戴海明說。
  調查發現,87.6%的受訪者表示河流的變化對他們生活影響很大。
  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城市和區域規劃系主任呂斌認為,河流變細甚至斷流的原因包括自然和人為原因。全球氣候變化導致極端天氣增多,降水量異常,從源頭上就導致河流流量減少,“人們的不合理活動也是重要的原因”。
  呂斌說,首先,河流源頭地區的過度開發破壞了地表環境,就會造成嚴重後果。其次,城市地區人口大量增長,對水的需求加大,“比如塔里木河就是因為沿岸居民的過度使用,從而水量變少,每年斷流天數增加”。另外,中國大大小小的河流遍佈著水庫、水電站,河流經過層層攔截,下游河流水量自然會減少。當河流的水供給不足時,人們轉向大量開采地下水,這也導致了惡性循環,因為地下水來源之一也是河流。
  保護河流要在流域內統籌規劃與行動
  遼寧的唐西文(化名)老家附近原來有條小河,河流的上游是個水庫,一放水時砂石翻滾,他和小伙伴都親切地叫它“大砂河”,“用河水浸過的西瓜特別冰爽”。然而,自從附近一家國營的水泥廠轉賣給私人後,“河水就變得混濁了,時不時還有怪味兒,岸邊的樹木也日漸稀疏。最後,我家和鄰居們也都搬走了。”唐西文非常希望小河能夠回到以前,“但工業排污背後牽涉的利益複雜,而且一旦排污過度,周圍環境就潰堤千里,輓救‘大砂河’的目標變得遙不可及。”
  在江蘇南通一個小鎮長大的李姝是位90後。她家附近有一條河,但這條河並沒有帶給她美好的回憶。河水在她童年之時就已經遭到了嚴重污染,大量工業廢水的排入和生活垃圾的傾倒導致藻類瘋長,河水常年不能見底,嚴重時河水呈現出黑綠混雜的奇怪色澤。
  調查顯示,對於現在為何“下不去水”了,48.5%的受訪者認為“工業污水直接排放”是主因,其次為“生活污水濫排”(29.9%),“大肆填河改作他用”(7.9%)和“過度用水河流乾涸”(7.6%)也加劇了無河可游的困境。
  在呂斌看來,河流污染在我國可以說是普遍的。這種現象的發生和我國的城市化、工業化進程分不開。近20年來,江浙地區的一些河流因為印染業的發展、污水處理技術的落後甚至不作為,變得“五顏六色”。
  他指出,看待河流問題需要有一個“流域”的概念。要把流域內河流的生態圈和人類的經濟社會活動圈統籌考慮。“現在很多地方進行城市規劃時,僅僅考慮到地區經濟的發展,而忽視了生態的保護。”他舉例,日本在上世紀70年代就提出了河流以小流域為單元考慮城鄉統籌、上下游統籌的思路。“而我國到現在,仍主要按行政區劃來管理當地的河流,這樣就很可能導致上游的過錯讓下游埋單的現象。所以,保護河流,要在城市規劃中,更要在流域內統籌規劃與行動。”
  讓孩子也能體會在清澈河水中游泳的樂趣
  李姝發現,最近幾年來,她家附近的河發生了令人驚喜的變化。河裡的垃圾少了,河水也逐漸變得清澈,甚至能看見游動的魚和白色的鵝。“夏天,有人在河邊散步,還有人在河邊垂釣,有人甚至下河游泳。”據她介紹,這樣的改變是從鎮政府投資1000萬元對這條河進行治理開始的——在打撈垃圾與水藻的同時,加強對河流兩岸居民和工廠的監督,目前算是逐漸達到了治理的效果。“現在這條河已經很乾凈了,大家很滿意,也會自覺保護它,不忍心再往河裡扔垃圾了”。
  鄭超文非常希望身邊的小河恢複原來的清澈與美麗。“政府還是需要重視環境保護,不能經濟上去了,環境下來了。政府得更多引導企業、居民保護小河,提高環保意識,不亂扔垃圾。我即將成為父親,想讓我的孩子也能體會到在清澈的河水中游泳的樂趣。”
  呂斌指出,城市規劃的原則之一是利益還原,即受益者負擔受益成本,受損者得到補助。“針對河流問題,可行的辦法是促進流域內各地區的平等對話,建立生態補償機制,讓下游受益地區對上游地區因保護河流而導致的損失給予經濟上的適當補償。”在呂斌看來,河流問題的最終解決需要跨行政區劃、把以流域為單元的生態圈與人類活動圈統籌考慮進行治理。
  讓河水重歸清澈,45.9%的受訪者認為應該嚴厲懲治污水亂排。除此之外,政府不僅要加強治理和監督(26.3%),還要致力於還原河流(13.7%)。普通人也應自覺保護環境(13.0%)。  (原標題:96.2%受訪者希望身邊有條能游泳的河)
創作者介紹

justice

hw38hwvd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